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师生情緣】作者:不详
【师生情緣】作者:不详
               师生情缘


字数:33173字
下载次数: 64





                (1)

  雪玲是一中才分配来的语文老师,今年23岁,清秀的瓜子脸上是一双漆黑清澈的大眼睛,柔软饱满的红唇,娇俏玲珑的小瑶鼻秀秀气气地生在雪玲那美丽清纯、文静典雅的绝色娇靥上,再加上她那线条优美细滑的香腮,吹弹得破的粉脸,活脱脱一个国色天香、倾国倾城的绝代大美人儿。

  她还有一幅修长窕窈的好身材,雪藕般的柔软玉臂,优美浑圆的修长玉腿,细削光滑的小腿,以及那青春诱人、成熟芳香、饱满高耸的一双乳房,配上细腻柔滑、娇嫩玉润的冰肌玉骨,真的是婷婷玉立。

  她那鲜花一样的绝色美貌在大学里就倾倒了无数多情种子,可是直到分配到七中,这位娇傲而高贵的公主仍是一个文秀清纯、冰清玉洁的处子佳人。

  雪玲的到来,立即在小小的一中引起了轰动,许多男老师纷纷来献殷勤,都希望能抢先把这朵鲜艳芳香、清纯诱人的娇花蓓蕾摘下来。

  在高三那个她执教的班上的一些刚刚发育成熟、精力旺盛、常逃学旷课的男学生更是被这个天鹅般美丽高贵、白玉般纯洁无瑕的绝色少女那一双清纯多情的美眸弄得神魂颠倒、胡思乱想。

  也许由于雪玲那绝世无双的艳丽美色,也许由于她体内那郁郁勃发的青春之源,她怎么也没想到,在来到这小小的中学不久,她就将由一个稚气末脱的清纯少女变成一个真正成熟的女人,并第一次尝到那销魂蚀骨、欲仙欲死的男欢女爱,并领略到那令她全身心都痉挛、狂颤的欲海高潮。

  虽然最初时她并非自愿,但她还是在那一波又一波令人欲仙欲浪的强烈肉体刺激的冲击下,展开了雪白无瑕、晶莹玉润、美丽圣洁的柔软胴体,献出了冰清玉洁的处子童贞,并最后心甘情愿地嫁给了他。

  她班上有一个名叫林中,才18岁的英俊男孩子。望着他们这个新来的语文老师那秀色可餐的绝色娇靥,下定决心要把这个千娇百媚、天姿国色的大美人搞到手,以消青春之火。

  某天,他在交语文作业时,故意把一本淫秽不堪的黄色手抄本夹在作业里亲手交给了雪玲老师。

  晚自习后,雪玲回到单身寝室改作业,不一会儿就发现了这本低级下流的黄色小说。

  她想一定是哪个淘气鬼把这个手抄本搞混了,真冒失,明天得好好开导一下他。

  改完作业,时间还早,无聊中,雪玲对那早有耳闻的黄色小说产生了好奇心,她想,反正还早,又没人知道,不妨偷偷地看下,明天还给他就是了。文静天真、秀丽清纯的少女不知道她自己正掉进一个可怕的陷井。

  这一看,只把雪玲看得耳红心跳,芳心含羞。书中那些大胆的性爱描写,疯狂的肉欲交欢,缠绵的云交雨合令这个涉世末深的绝色美人儿越看越想看,直看得玉颊潮红、鼻息急促,下身潮湿。

  这一夜,雪玲抱着手抄本缩在被窝里看了一遍又一遍,下身的床单也浸湿了。
  第二天,那学生望着他们那双眼猩红、疲倦不堪的美貌老师,知道这个清纯少女上了圈套。

  当雪玲把手抄本和着作业还给他时,他似笑非笑、色迷迷地望羞她,雪玲一下子花靥羞得通红,玉靥娇晕地赶快走开。

  可是,当她晚自习后回到宿舍时,又在书桌上发现了一本更为淫荡的小说,并且图文并存,不知是哪个淘气鬼什么时候「掉」到她房里的,象吸毒成瘾的人一样,雪玲饥渴地把书翻来覆去地看了很久,那些温柔缠绵的描写、姿势生动的照片深深印入少女的芳心,此后几个晚上,她都读着这本淫秽至极的小说难以入眠。

  一个雨后闷热的夜晚,当她又一次看着这本黄色小说,春思难禁的时候,响起了敲门声。「谁?」她问道。

  「我」,一个男孩子的声音。

  雪玲听出是自己班上的一个学生,就是他交的作业里有一本黄色小说。美丽清纯的少女芳心隐隐觉得不妥,但出于对学生的责任心和对学生的信任还是开了门。

  进屋后,那个男生就看见那本黄色小说还摊开放在床头上,雪玲这过也一眼看到了她刚才慌忙中忘了藏起来的东西。

  她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耳根子直发烧,她赶忙走过去,极不自然地想把书塞进枕头下。突然,他一下抓住了雪玲那双羊葱白玉般的柔软小手。

  雪玲的脸一下子羞得通红,挣了一下没挣脱,反而被他一下子搂进了怀中。
  「你……你干……干什么啊?」雪玲一面用力挣扎,一面轻声责问。

  他一言不发,只是紧紧搂住秀丽清纯的少女那盈盈一握的柔软细腰,慌乱中,清纯可人的少女感到他的手已开始在自己胴体上抚摸了,雪玲又羞又怕,出于恐惧,她尖叫了起来。

  「啊……来……」她刚喊出声,就被他的一只手堵住了嘴,他紧紧箍住雪玲的柔软细腰推搡着她,终于把少女柔弱苗条的娇躯压在了床上,雪玲俏美的小脸胀得通红,纤美柔软的胴体在他的重压下越来越酸软无力。

  她拼命地挣扎着,反抗着,这时,只听他在她耳边一声低吼道:「别叫,叫来了人,我就把你看黄色小说的事抖落出来。」

  听了他的威胁,雪玲脑海「轰」的一下一片空白,芳心深处隐隐明白自己掉进了一个可怕的陷坑,她深深地自责与后悔不堪,一双拼命反抗的柔软玉臂不由得渐渐软了下来,美眸含羞紧合。「怎么办?怎么办?」

  就在这个本来很有自信气质的美丽少女不知所措时,他的一双手已隔着一层白衫,紧紧握住了雪玲的一双柔软翘耸的乳房。雪玲芳心一紧,他已开始抚摸了起来。

  虽然穿着一件轻薄的衬衫,还是能感觉到这秀丽清纯的绝色少女那一双怒耸玉乳是那样的柔软饱满,滑腻而有弹性。那刚刚发育成熟的少女椒乳正好是盈盈一握,坚挺结实。从来没有异性触摸过雪玲如此敏感的部位在,他的抚摸下,艳丽娇美、清纯可人的美貌老师全身的雪肌玉肤一阵阵发紧、轻颤,她芳心又羞又怕,脑海一片迷乱。

  当他松开堵住她香唇的手时,她不仅没有再叫喊,反而好不容易才忍住,没有让那一声迷乱的轻哼声冲口而出,他抚摸着雪玲老师那柔软坚挺的怒耸椒乳。
  不一会儿,少女羞涩地感到,一只冰凉的大手已插进了她的衬衫下,火热地按在了她柔软玉滑的雪肌玉肤上,并紧贴秀美清纯的少女那光滑柔嫩的雪肤游动着、抚摸着,雪玲娇羞无奈,越来越怕,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她恐惧万分,一想到要被自己的学生强奸,冰清玉洁的处子童贞就要断送在自己的学生身下,自己那宝贵的少女贞操,娇美玉嫩的圣洁胴体就要被自己的学生占有、蹂躏,她更是羞恨交加,后悔不迭,两行晶莹的珠泪缓缓流出美眸,又长又黑的睫毛下一双剪水秋瞳似的美眸含羞紧闭,秀美的俏脸羞得通红。

                (2)

  他的手贴着雪玲柔滑玉嫩的雪肌玉肤轻柔地抚摸着、撩拨,渐渐滑向清纯少女那圣洁饱满的「玉女峰」,很快,他已握住了雪玲一双柔软的玉乳。

  柔软坚挺、饱满光滑的少女椒乳是那样的滑溜温软,顶端两粒稚嫩的「花蕾」柔软娇嫩还带着一丝少女的羞涩和处子的芳香,迷惘中的清纯少女只感到他的一双手好象带着一丝电流在她柔滑的雪肤、娇嫩的玉乳上抚摸着,直把少女抚弄得浑身绷紧,芳心如遭电击般直打颤。

  「怎么回事啊?」雪玲又羞又怕地暗暗问自己,「他还只是一个不懂事的学生啊!」蓦地,美丽清纯的少女雪玲感到一只大手已插进她的裙子里,雪玲羞涩万般,越来越感到绝望了。

  他一只手在雪玲的衬衫里握着少女的玉乳抚揉,另一只手伸进雪玲的裙子,沿着他那美貌诱人的老师光滑玉嫩的修长美腿向上摸索着。

  雪玲的裙子下只穿了一条又薄又小的内裤,而他的手就已炙热地按在了雪玲柔软温热的小腹上抚摸起来。

  从来没有哪个男性抚摸过她如此隐秘的部位,由于紧张和异样的刺激,雪玲那修长光滑的小腿绷得笔直,差点忍不住就要娇喘出声。

  而他也从来没有抚摸过一个女人,而且是一个如此美丽可人、娇羞清纯的妙龄少女,而且他触摸的又是这个美貌诱人的少女那圣洁高贵的玉峰和神密幽暗的下身。

  他越来越兴奋,竟又用手指撩开少女的三角裤边缘,把手贴着雪玲柔嫩娇滑的肌肤伸进少女的内裤中抚摸起来,雪玲的小蛮腰猛的一挺,修长玉滑的粉腿猛地一夹,把裙子中游动的手紧紧地夹在了下身中,也许是由于害怕、羞涩,也许是由于紧张、刺激。

  他的手就这样在雪玲幽暗的裙子内撩逗着秀丽娇羞的清纯少女那光溜溜的下身。

  由于早已被压得酸软无力,又不敢大声喊叫,雪玲终于绝望了,不得不屈服,当他试图解开雪玲的裙带时,雪玲娇羞无奈地低声道:「门……门……还……还没……关。」

  他一怔,抬头望见他美貌端庄的老师正丽色娇晕、娇靥晕红,一副又羞又怕、娇羞无奈的神情。忽地明白过来的他,高兴万分,知道这个千娇百媚、温婉柔顺的绝色尢物终于屈服了。

  他三跳两跳地飞快关上门,又回到床前,只见雪玲老师犹如一只温驯的小羊羔一般蜷缩在床上,俏美的小脸羞得通红,如星丽眸含羞紧闭,就如一具象牙雕塑的女神一般静静躺在床上。

  他激动地向雪玲柔软的玉体压下去,紧紧地抱住少女那柔软的纤腰。雪玲婉如一只温柔的小白兔一样被他拥在怀里,完全放弃了抵抗。虽然美丽的少女是被迫和他上床行房,但还是被他火热有力的搂抱弄得娇躯酸软、芳心如醉。因为就在刚才,她还沉浸在被那淫秽小说勾起的春思欲火中。

  一阵火热销魂的拥抱挤压之后,他就开始为身下这千柔百顺的美女佳人宽衣解带了。恍恍惚惚中,雪玲感到胸口一凉,他已解开少女的衬衫,一双玉美嫩滑、坚挺娇羞的雪乳怒耸而出。

  雪玲羞不可抑,芳心娇羞无限、花靥晕红,雪玲羞涩地抬起雪藕般的玉臂,以便他把她的衣服褪下来,接着,他又解开雪玲的衣带,把少女的裙子从她光滑玉美、修长雪白的粉腿上脱了下来。

  除了一条又小又透明的内裤外,雪玲的玉体已经一丝不挂了。只见秀丽清纯、娇羞可人的少女那晶莹剔透的雪肌玉肤闪烁着象牙般的光晕,线条柔美的雪白胴体婉如一朵出水芙蓉、凝脂雪莲。

  绝色娇美的芳靥晕红如火,风情万千的清纯美眸含羞紧闭,又黑又长的睫毛紧掩着那一双剪水秋瞳轻颤,白皙娇美的挺直玉颈下一双柔弱浑圆的细削香肩,那一片雪白耀眼的中心是一双柔软玉滑、娇挺丰盈的少女椒乳,颤巍巍的怒耸玉乳顶端,一对樱红如血、娇羞稚嫩的「蓓蕾」含羞初绽,那晶莹雪白得近似透明的如织纤腰盈盈仅堪一握。

  柔美万分、雪白平滑的娇软小腹下,透过半透明的内裤能看见一蓬淡黑的阴影。两条修长娇滑的雪白玉腿含羞紧夹,庶住了「花谷」中那一片醉人的春色,一双玉滑细削的粉圆小腿下一对骨肉匀婷、柔肉无骨的浑圆足踝,望着这样一具活色生香、千娇百媚的诱人胴体,他欲火万丈地低下头紧紧地含住了雪玲的一只娇嫩柔软的乳头吮吸起来。

  「哎…」,雪玲一声情不自禁的娇喘,「怎…怎么会…这样?」仿佛一记闷雷击在雪玲的芳心,几乎一丝不挂的玉体仿佛置身在万丈风浪之中一阵紧张、酥麻似的痉挛轻颤,他的一只手也握住雪玲另一只饱满柔软的椒乳揉搓起来……
  雪玲顿时脑海一片空白,芳心楚楚含羞,花靥涨得通红,玉颊娇晕无限……他伸出舌头在雪玲的柔软玉乳上轻舔着那娇羞的乳蒂,他另一只手也温柔而有力地轻抚、揉捏着那嫣红稚嫩的处女乳头。

  「嗯……」,一声迷乱而模糊的低喘,雪玲终于忍不住娇喘叹息,少女娇羞万分,如痴如醉,仿佛那在自己冰清玉滞的处子椒乳上抚摸的男人的手已不再是令人讨厌恶心,那在她玉嫩娇羞的乳蒂上吮吸轻舔的舌头更是令她那紧绷的娇躯一分、一分地酥软下来。

  他吮吸着少女嫣红稚嫩的圣洁乳尖,鼻中仿佛嗅到一股甘美清新的花香以及处女那独有的如兰体香,把他刺激得欲焰高涨。他一边逗弄着少女的乳头,一边用手飞快地脱光自己的衣物,挺着硬梆梆的粗大阳具压在了少女柔软赤裸的玉体上。

  「啊……」雪玲暗暗的一声惊呼,只觉一个火热的男性身体已压在了自己已变得同样火热的一丝不挂的玉体上,紧紧地贴着了自己雪白娇嫩的肌肤,鼻子中闻到一股强烈的男性气息冲得自己昏昏沉沉,一根又粗又长、硬梆梆象根「铁棍」的东西顶在她柔软的小腹上,令她心惊肉跳,少女芳心楚楚含羞,虽然怕但也充满好奇的瑕想,「这是什么东西?」

  少女娇羞地暗暗问自己,「难道是…可是怎么会变得这样大,又这样粗、长,而且还硬梆梆的?」,雪玲含羞不禁,这时他的一只手撩起雪玲的内裤伸进去,直接插进少女火热幽暗的下身中,雪玲秀气的粉脸羞得更红了,更令她娇羞万般的是随着他在她下身中的抚摸,她才发觉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的下身已经变得湿润濡滑了。

  「他的手上肯定已沾上了那些东西,他肯定已发觉了我下身流出来的那些脏东西,真羞死人啦!」

  雪玲又羞又气,恨自己不争气,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少女芳心真的只有娇羞无奈,含羞脉脉,突然她感觉到他的手在她的阴户上捞了一下又拿到他的嘴边,伸出舌头向着他手上从她的私处捞出的乳白色、晶莹、腻滑的爱液舔去,从他的手下看去还拖着一根长长的如蚕丝似的细线一直延伸到她的下身。

  她又羞、又急地细声说:「不能吃,脏死了。」

  但他却喜笑着说:「女人的圣水是最宝贵的补品,怎么会脏呢,又香又甜。」说完就把手指放在嘴里津津有味地吮吸着。雪玲又羞得闭上了美眸。

  这时他的手又插进雪玲的三角裤想要脱掉她仅余的内裤,而她也迷迷糊糊地主动抬起臀部,让他能把自己已湿透的内裤脱下。感觉到下体一凉,雪玲那羊脂白玉般晶莹剔透的玉肌雪肤终于被脱得一丝不挂了。

  他又躺在她的身边,手轻抚着那柔软细滑的少女小腹,轻捻着那上面柔柔卷曲、细软纤滑的少女阴毛,不一会儿,又顺着柔软微凸的处女阴阜上那条娇滑玉嫩的处女玉沟向少女的下身深处滑去,他只觉手指上越来越湿,越往深处伸去越滑。不一会儿,已是满手「泥泞」了。

  他欣喜若狂,由于他经常看黄色小说,知道自己已挑起了身下这个美貌清纯的老师的生理需要。他的手指在雪玲那越来越湿滑的玉沟中划动着、轻擦着,渐渐接近了处女那神密圣洁的阴道口,那里已是一片湿润、淫滑,他的手指沿着雪玲的阴道口边上那玉嫩淫滑的阴唇一圈圈打着转的抚弄着、撩逗着。

  少女娇挺柔美的滑软椒乳上那一张嘴也没有闲下来,而是加紧挑逗着。一个冰清玉洁、稚嫩娇羞的清纯处女哪堪他这样多管齐下地撩拨、挑逗,雪玲秀美娇翘的小瑶鼻的喘息声越来越变得急促起来,柔美鲜红的小嘴终于忍不住那一波又一波强烈的电麻般的肉体刺激而娇哼出。

  「嗯……唔……唔……嗯……」她闭目享受着这美妙的时刻,突然感觉到他正吮吸着自己玉乳的嘴向下吻去,并在吻到自己的玉脐后离开,感觉到男性粗重的呼气直喷向自己的下身的要害之处,耳边听到他的一声轻叹:「好美啊!」
  她好奇地半睁开眼,见到他正盯住自己赤裸裸的下身在观看,不由得羞涩地又闭上美眸,缩起嫩白的双腿,低声娇呼:「不要看……」

  突然感到一双强有力大手把自己的双退按直,一张热呼呼的嘴含住了自己的阴户,那嘴唇用力吮吸着,一条舌头向着自己的玉缝中舔去,一阵麻痒从阴唇传向全身,「啊!哦!那里……太脏了,不要舔啊。」

  想到自己今天还没有洗澡,下身一定有尿燥味,她娇声发出了低呼。双手使劲向他的头推去,还没推动就感到自己的阴蒂被他的舌头舔到了,全身不由一阵颤抖,阴蒂上传来又酸又痒的感觉,突然觉得从阴道深处一股热流向外涌出,不自觉地低声娇呼:「啊!快……离开,我要出水了。」

  那知他更紧地吻住自己的阴户,并大口吞咽着自己流出的东西。少女不知那是她第一次泄身而流出的阴精,担心他闻到了自己下身的尿燥味、喝了自己的脏水会看不起自己因而轻声呜咽:「呜!你……好坏,叫你离开,呜!这……么脏,我……还没有洗澡。」

  玉手无力地捶打着他的头,他很快爬到她的脸边,爱怜地舔吻着她流出的眼泪,又向她的嘴唇吻去。

  她不防他会有这一动作,等到惊觉,他的舌头已顶开她的香唇伸向她的嘴里。少女不由自主地吮咂起他的舌头来,也尝到了自己的淫液,有点酸甜的味道。
  这时他的左手搂住她从她的胁下穿过在她的左乳房上轻轻揉捏着她那变得越来越硬的少女乳头,右手抓住她的一只手向着自己的裤档拉去,当她惊觉到自己的手触到了他那一根硬棒棒、火热的肉棍时立即意识到那是男人的阳具,羞得赶快缩手,但他把她的柔软小手牢牢地夹在他的大腿根部,使她无力抽出。

  而此时他用腾出的右手在她那玉穴周围抚弄,轻捻着那上面细软纤滑的少女阴毛,又轻轻地伸向她的阴唇中间,沾了一点淫液又向着她的阴唇上面的一处微凸地方摸去,当他捋开那层包皮触到她那最敏感的阴蒂时,少女被一阵奇痒剌激得羞声低吟:「嗯……哦……好痒啊!」

  而当他的两根手指轻轻捏住处女那敏感万分、娇滑柔嫩的阴蒂揉弄轻搓时,她发出了「啊……」的一声迷乱、狂热而又羞答答的娇喘,被他夹在他的腿间的玉手也不由自主地握住了他的阴茎。

                (3)

  雪玲这个清秀美貌的文静少女由于还是一个冰清玉洁的清纯处女,虽然欲火如焚,但由于少女本能的羞涩,还是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样才能消除那如火如荼的淫欲肉焰,才能填满那空虚的芳心和更加空虚的下身「幽径」,所以她只有温婉柔顺地躺在那里,楚楚可人的娇美花靥一副含羞无助的娇姿妙态。少女芳心只有娇羞无奈地含情脉脉、娇喘连连。

  此时,雪玲玉体欲火如焚,那下身深处的幽径越来越感到一阵强烈的空虚和酥痒,一股渴望被充实、被填满、被紧胀,被男人猛烈占有、更直接、强烈地肉体刺激的原始生理冲动占据了脑海的一切思维空间,少女芳心欲念高炽,但又娇羞万般,只见雪玲那秀美的娇靥因熊熊的肉欲淫火和羞涩而胀得火红一片,玉嫩娇滑的粉脸烫得如沸水一样,含羞轻掩的美眸半睁半闭。

  他手中夹着雪玲越来越淫滑不堪、因充血而勃起硬挺的阴蒂,嘴中含着少女玉滑娇美的乳尖,鼻中闻着少女那如兰似麝和处女体香,耳中又听到少女那越来越火热淫荡的娇喘呻吟,眼中又看见雪玲那因欲火烧得通红的娇靥上含羞脉脉的如星丽眸,知道这天姿国色的绝代佳人、娇羞清纯的可爱少女、千娇百媚的绝色尤物已经欲火焚身了。

  他自己早就已剑拨弩张、昂首挺胸了,并在她不自觉的紧握下变得更是粗硬,但见少女甜美清丽的绝色娇靥已如霞晕绯红,巍巍怒峙的饱满椒乳顶端那一对娇小可爱的处女乳头,不知什么时候已充血勃起,变得更加坚挺、翘耸,含羞挺立、娇小可爱的乳头周围一圈嫣红玉润的处女乳晕已变得紫红、紫红的,那柔柔纤细的阴毛中已露珠轻含,嫣红玉润的「花溪」边,一滴、两滴、三滴亮晶晶、湿滑滑的处女爱液含羞涌现。

  他不再犹豫,挺着坚硬、粗大的阳具,翻身向着娇羞清纯的少女压下去。
  他重重压在清纯娇羞的美貌少女那柔若无骨、一丝不挂的雪白裸体上。「唔……」,一声「如释重负」的娇啼从少女那鲜红柔美的樱唇中冲口而出,仿佛他重重的压住她高耸挺拨的怒耸椒乳反而让她感到轻松、愉悦一般,他用膝盖分开美丽诱人的雪玲老师那含羞紧夹、忸怩不开的一双修长优美的纤滑雪腿。

  在他的强攻下,只见秀美清纯的少女羞涩万分地一点、一点地分开了紧夹的美腿,他手扶着硬梆梆的阳具顶进雪玲湿润淫滑的「玉洞」,龟头上沾满了雪玲下身流出来的淫水爱液,他伸手搂住雪玲娇柔纤软的细腰,轻轻一抬美貌诱人的少女那翘美浑圆的玉臀,粗大的阳具微一用力,龟头挤开了处女那稚嫩无比、娇滑湿软的阴唇。

  他再一挺腰,滚烫巨硕的龟头就已套进了雪玲那仍是处女的阴道口,由于本身还是「蓬门今始为君开」的圣洁处女,所以他那完全勃起的巨大龟头把清纯绝色的处女那紧窄万分、狭小非常,从末有「游客」闯入的娇小阴道口撑得大大的。 
  圣洁处女那嫣红娇小的可爱阴道口被迫吃力地「大」张着勒紧、「容纳」包含着那强行闯入的巨大「异物」。

  她心中想道该来的终于来了,但心中突然略过一丝「可能会怀孕」的惊恐,她惊觉地夹紧了双腿,羞涩低声哀求:「求求你,今天……不要流进去,我不要怀孕。」说完,两行晶莹的珠泪无助地缓缓从她半闭的美眸流出。

  当他正在挺进的紧要时刻突然被她的玉腿夹住不由地一症,听见了她的苦苦哀求,又见到她那楚楚动人的羞涩模样,他明白了她的担心,心中升起一种侧隐之情,于是向她坚定地点了下头,说:「一定,不流进去。」

  听到了他的允诺,她放下了心中的石头,不自觉慢慢地主动打开了自己的双腿来迎接他的进入。

  自从觉得有一根又粗又大的东西弹顶着伸进自己的下身,「游」进她的「花沟玉溪」,雪玲就如痴如醉了。就好象恍然醒悟般,她知道这根又粗又长的「宠然大物」正好可以「填满」她那空虚万分的幽深「花径」。

  可以一解心头那如火如荼的肉欲淫火之渴随着那条「庞然大物」在她处女下身中的游动、深入,雪玲微微娇喘着、呻吟着,那强烈的「肉贴肉」、阴毛擦着阴毛的舒爽的刺激令她全身玉体轻颤连连、舒畅万分。

  特别是当他的「大家伙」套进了她狭小紧窄的处女阴道口,阴道口那柔软而又弹性的玉壁「阴瓣」紧紧地箍住了那硬烫、粗大的「棍头」时,娇羞清纯的少女更是如被电击,柔若无骨的雪白胴体轻颤不已,雪藕般的柔软玉臂僵直地紧绷着,羊葱白玉般的纤纤素手痉挛似地紧紧抓进床单里。

  「啊……」她不由白主地发出了一声急促婉转的娇呼,雪玲优美的玉首猛地向后仰起,一张火红的俏脸上柳眉微皱、星眸紧闭、贝齿轻咬,纤秀柔美的小脚上十根娇小玲珑的可爱玉趾紧张地绷紧僵直,紧紧蹬在床单上。

  少女芳心如在云端,轻飘飘地如登仙境,他也被这妩媚清纯的美貌老师那强烈的肉体反应弄得欲焰焚身,猛地一咬牙,搂住少女纤柔的如织细腰一提,下身狠狠地向前一挺,耳边只听到「卟滋」的一声轻响,「啊……」一声夹杂着痛苦和无奈的娇呼冲出雪玲的樱唇,「痛……痛……痛死了……你……你……弄……弄痛我了。」雪玲痛苦不堪,娇羞无奈的轻嗔道。

  他那梆硬、巨型的龟头已刺破了雪玲那圣洁的处女膜,一股鲜红的处子落红从雪玲那被吃力地撑开的狭窄、娇小的阴道口渗了出来,当他见到滴在洁白床单上鲜艳刺目的处子落红时,才明白这貌美如仙的绝色尤物竟还是一个末开苞的处女。

  一想到自己竟然采到了这样一个国色天香、清纯可爱的绝色佳人那圣洁的处女童贞,望着那血迹斑斑的处女落红,他又不由得有点发呆,停止了挺进,同时心中涌出一股男子汉的责任豪情,心中思量今后一定要好好对待身下的这个绝色美女。

  「好……痛……啊……唔……」随着少女的又一声娇啼,他才回过神来,不由得略带歉意地低下头,温柔而火热地含住雪玲的一只娇嫩的玉乳乳头吮吸起来。
                (4)

  不一会儿,那刚刚因疼痛而消失的强烈欲火又涌上少女的芳心,他的一双大手又在少女柔若无骨、一丝不挂的娇滑雪白的玉体上抚摸起来。

  虽然他的「大家伙」浸泡着雪玲的处女落红和少女爱液还又紧又胀地塞满着处女那狭窄紧小的阴道,但另一种麻痒难搔的撩人感觉又越来越强烈的刺激着处女的芳心,虽然由于玉穴中塞着一条「庞然大物」,一个冰清玉洁的少女最圣洁神密的玉门关已被强行闯入,雪玲娇羞无限,含羞脉脉,但那种麻痒难搔的感觉又使得她盼望着更激烈、更疯狂的肉体刺激和「侵略」。

  当感觉到身下这个一丝不挂的清纯美少女的娇喘又转急促,柔美娇嫩的乳头又开始勃起变硬,那紧紧箍住巨大阳具的又紧又窄的阴道膣壁羞涩不安地蠕动了几下,一阵紧迫火热的快感令他飘飘欲仙,雪玲的下身变得更加淫滑不堪,一股乳白腻滑的处女爱液又流出雪玲体外,濡湿了一大片洁白柔软的床单。

  他开始「进攻」了,他缓缓有力地从美丽少女那紧小的阴道中抽出阳具,仅留下一截龟头套在雪玲的阴道口内,当他从雪玲的阴道内抽出时,那又长又粗的「庞然大物」与纯情少女那异常紧窄娇小的阴道内的膣壁嫩肉紧密而火热地摩擦、挤刮着。

  「唔……唔……」从那最敏感万分的阴道膣壁传来的最强烈的刺激令清纯可人、美貌如仙的娇羞少女忍不住又娇啼出声,可是,随着他在她阴道中的抽出,一股可怕的空虚和失落感迅速的漫向全身,雪玲秀美的螓首不安地左右扭动着,芳心饥渴难耐,一双修长娇滑的雪白玉腿不知所措地绷紧、放松、又绷紧。
  雪玲想要挺起娇美玉滑的雪臀让那又大又硬的「大东西」重新塞满她空虚万分的阴道「花径」,可是她毕竟是一个才破身落红的清纯处女,纯情少女特有的娇羞使她只有我见犹怜地娇柔地躺在床上,美眸含羞紧闭,娇羞无助,更何况她还是被他所迫才和他颠鸾倒凤、行云播雨的。

  无奈中,蓦地,一根又粗又长,又硬又烫的「大东西」又有力地向少女紧窄娇小的阴道内顶进来,犹如久旱的干田乍逢春雨一样,雪玲一丝不挂的雪白玉体舒爽得直打颤,那「花房玉壁」与硕大的「侵略者」紧密火热的摩擦令清纯少女又娇喘连连:「哎……唔……」

  他一直向雪玲的阴道深处挺进。粗大长硬的阳具完全进入了少女的体内,男人那火热巨大的阴茎饱满充实地紧胀着雪玲娇小狭窄的阴道。

  「……唔……」,雪玲满足而愉悦地低喘一声,绯红的娇靥上,嘴角掠过一丝娇羞而舒爽的笑意,他又缓缓地从雪玲的阴道中抽退着,那强烈无比的肉体刺激和新一波的空虚失落感令娇羞可人的少女又欣悦又无奈,当他再一次深深进入她体内时,雪玲那紧窄娇小、柔嫩淫滑的阴道「花瓣」急迫而又有点羞涩地紧紧裹夹住他那又粗又大的「巨物」用力勒紧。

  他被这欲火如焚的清纯少女、欲语还羞的绝色佳人那销魂蚀骨的痉挛紧夹弄得欲仙欲死,他逐渐加快了节奏,越刺越重,撞得雪玲那柔软平滑、雪白结实的小腹「啪、啪」微响。

  由于雪玲是处女破身,处女阴道初容「巨物」本来就紧窄万分,再加上这美丽倾城的绝色尤物天生媚骨,阴道狭小异于常人,更加上他巨大阳物也是不同凡品,所以,雪玲的阴道中虽有分泌物润滑,使「花径」淫滑不堪,但那强烈而异样的刺激,醉人而舒爽的摩擦还是令雪玲和他都欲仙欲死,雪玲更是娇啼婉转,含羞呻吟:「哎……唔……哎……唔……你……哎……唔……你……唔……」
  美貌清纯的绝色少女那一双修长优美、雪白浑圆的娇滑玉腿随着他的插入、抽出而曲起、放下、曲起、又放下,一颗娇柔的玉女芳心沉浸在被他挑逗起来的狂热欲海淫潮中,已经不知身在何处,所做何事,更忘了就在刚才她还在为即将失去冰清玉洁的宝贵的处女之身而珠泪滚滚。

  已经迷失在波涛汹涌的肉欲淫海中的清纯可人的纯情少女忘情地和那个正「强奸」着她雪白如玉、娇软如绵的圣洁胴体、强行插入她那曾经那样地贞洁的「玉门关」的男人狂热地云雨交欢、颠鸾倒凤,如胶似漆地合体交媾着。柔若无骨、一丝不挂的雪白玉体美妙而愉悦地随着他在她贞洁的阴道内的抽动而蠕动起伏。

  他的抽插越来越快,越来越重时,雪玲被那一波胜过一波的强烈的电击般的刺激弄得一阵狂喘娇啼,银牙轻咬,秀美火红的优美螓首僵直地向后扬起,美眸中闪烁着一股醉人而狂热的欲焰,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随着她的扭动而飘荡着,全身的雪肌玉肤渗出一层细细的香汗。

  她已经被这强烈的、经久不息的、最原始最销魂的刺激牵引着渐渐爬上男女淫乱交欢的极乐高潮。

  「哎……唔……哎……唔……哎……哎……唔……哎……啊……」经过几百下疯狂而有力的抽插、冲刺,终于,他深深地顶入雪玲的阴道最深处。

  巨大的男性阳具把貌美如仙的绝色少女那紧窄娇小异常的阴道玉壁的每一分空间都塞得又满又紧,硕大浑圆的滚烫龟头紧紧地顶住了清纯可人的美貌老师阴道深处那娇羞初绽的柔嫩「花蕊」处女的阴核。

  雪玲那敏感至极的处女阴核被顶到,不由得一声哀婉悠扬的娇啼「啊……」第一次与男人合体交媾,就尝到了那销魂蚀骨的快感,爬上了男欢女爱的高峰,领略了那欲仙欲死的肉欲高潮,一个刚刚处女破身,刚刚还是一个清纯可人的娇羞处女的身心都再也受不了那强烈至极的肉体刺激,雪玲终于昏晕过去了,进入男女合体交欢、犹如「昏死」的最高境界。

  他经过这一番狂热强烈的抽插、顶入,早就已经欲崩欲射了,再给她刚才这一声哀艳凄婉的娇啼,以及她在交欢的极乐高潮中时,下身阴道膣壁内的嫩肉狠命地收缩、紧夹,弄得心魂俱震,突然感到龟头一阵麻痒,下身又狠又深地向雪玲的玉穴中猛插进去。

  粗大的阳具带着一股野性般的占有和征服的狂热,火热地刺进雪玲的阴道直插进少女早已淫滑不堪、娇嫩狭窄的火热阴道膣壁内,直到「花芯」深处,顶住那蓓蕾初绽般娇羞怯怯的稚嫩阴核,大而浑圆的滚烫龟头死命地顶住少女的阴核一阵令人欲仙欲死地揉磨。

  随即他迅速地从少女那早已淫滑不堪、娇嫩狭窄的火热阴道膣壁内完全抽出他那硕大滚烫的火热阳具,一手搂住雪玲俏美浑圆的白嫩雪臀,一手紧紧握住自己粗大的阴茎迅速地套动,把一股股浓浓的阳精滚烫地浇在雪玲的娇嫩玉腹上。
  这最后的狠命一刺,以及那浇在雪玲的娇嫩、雪白的玉肚上的阳精,终于把美貌诱人的雪玲老师浇醒,被那火烫的阳精在少女也很敏感的性神经玉脐上一激,清纯娇美的可爱少女再次「哎……」的一声娇啼,一双柔软雪白的纤秀玉臂痉挛般紧紧抱住他的肩膀,十根羊葱白玉般的纤纤素指也深深挖进他肩头,被欲焰和处女的娇羞烧得火红的俏脸也迷乱而羞涩地埋进他胸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