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小檬】(14)【作者:Demon(w1985jc)】
【小檬】(14)【作者:Demon(w1985jc)】
字数:633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四章

  接到桑德的电话,要他带小檬去区政府对面的新东大酒店,二人驱车赶往。二楼包房内,一桌人已经在用餐了。当她进去的瞬间,惊艳了整桌男女。桑德难得对她一笑,招呼她到自己身边坐下。有人已经发问:「老桑,这就是你那个妹妹啊,还真是仙女一样啊!神仙妹妹是不是?」小檬穿了一件白色绒衣,腿上一双暗红条绒紧身长裤,勾勒出她笔直的腿型和圆翘的臀线,她笑着和大家打招呼,有的男人已经看直了眼。桑德得意地笑笑:「哪里天仙了,老周说笑了,来来小檬,迟到这么久,先敬大家一杯。」我的船票本来就是一点,到达烟台港就是六点半快七点,迟到?如何不迟到呢?可她还是笑着满上了酒:「不好意思,我迟到了,敬大家一杯。」老周却说:「一人一杯才是啊!」桑德笑笑,看向小檬:「就按老周说的,一人一杯,除了我和小董,在坐一共六人,正好一瓶啤酒。」小檬也没有情愿不情愿,早就习惯了桑德说什么,她就做什么,几乎是职业性地微笑着举杯对老周说:「周大哥,我敬您一杯,新年快乐。」「你不说点什么呀?小姑娘这么漂亮,我怎么就没这福分呢?」说着,满桌大小起来,只有她老婆狠狠地剜了他一眼,但没有看小檬。「祝您在新的一年里财源滚滚,生意越来越好。」她本不擅言辞,能说的也就这么多了。「要不你两杯,我一杯,怎么样?」「好。」小檬微微一笑,干了一杯又满上干了第二杯。敬完老周,又敬了另外三人和在坐的两位的夫人,包括老周的夫人徐芬香。

  酒席进行着,徐芬香起身给各位添酒添到了小檬和桑德这边,桑德看了小檬一眼,小檬就知道自己不该让徐姐做这个不该她做的活了。可是现在起来接过这个活又好尴尬,这个爱吃醋的女人也不肯给她干,直说都一样,多亏小董站起来接过了徐姐的这个活,缓解了尴尬气氛。徐芬香坐回去后,问小檬:「妹妹今年多大?」「春节后27周岁。」「爱说笑,姐姐老你也就二十出头呢。来,姐姐敬你一杯。」小檬回应着举起杯子,这时徐芬香话锋转向桑德,「老桑你这么有福气,弟妹知道吗?」这话一出,气氛就尴尬了,桑德依旧只是笑:「嫂子说哪儿去了,小檬是我一妹妹。」「我也没说是别的呀!」「闭嘴!喝你的酒!」老周突然对他老婆怒吼到。徐芬香虽然不服,但是看他真的火了也不敢顶嘴,这边吼完了老婆立马又和颜悦色地讨好小檬,小檬也只能微笑回应。

  大家继续喝酒,忽然有人问起小檬的工作,她如实回答了,这人便说:「我朋友在一家澳资工业企业任职,正好缺个英语好的助理,你有没有兴趣试试?正式入职后月薪过万,就是得经常出差。」小檬没回答,而是偷偷看了看桑德,桑德替她回答:「行,可以试试看。还不谢谢张总?」小檬这才向张总道谢,并且举杯相敬。今天晚上,桑德笑的次数比以往加起来都多,小檬也就放松起来,心情一好,酒一多,和桑德这几位老板朋友交谈也就多了起来,特别是和老周,因为他最主动,也最幽默,脸皮最厚。想起桑德当时说的,不要老让他的朋友主动找话题和她说话,今晚她也借酒主动多和他们,特别是老周多聊了一些。这顿饭吃到晚上快十点,散席后有人要去唱歌,桑德说太累不去了,与朋友道别,让小董送他和小檬回他烟台的家中,这是一套海景房,与大连不同的是,烟台的海在北边,这套房只能从北窗看见海。

  到家已经十点一刻,桑德让她先洗澡,自己往沙发一坐,等她出来。一会出来了,看见卧室亮着粉色都灯光,充满暧昧的气氛,小檬裹着桑德给她准备好的浴巾轻轻进来:「主人,小檬洗好了。」没有抬头,洗漱出浴的她仍然洗不掉一身酒气,当然桑德酒味更重,看着娇羞依旧的奴儿,桑德晚宴期间的笑早已消失不见:「抬头,看我。」小檬缓缓抬头,看到主人恶魔一样的眼神,不寒而栗,他不是挺开心的吗今晚……怎么会这样,突然……「把那根绳子,自己绑上,把双腿伸直绑紧了,绑不好重新绑,我洗澡出来后,你必须绑好,否则,」桑德说着,把梳妆台的皮鞭拿起来,啪地一下抽在小檬的小腿上,「否则,你知道会怎样。」

  说完,桑德往浴室走去,剩下小檬倒吸着凉气,颤抖着开始拿起绳子捆绑自己。十分钟后,桑德腰间系着浴巾走了出来,看到她把自己的双腿蹦的笔直,紧紧地缠绕捆绑起来,笑了一声,走到跟前:「双手背到身后去。」小檬就乖乖背过去。「使劲伸直了!」桑德一边抽打一边说。小檬就用力把胳膊绷直,桑德开始反绑她的双臂,一会捆好了,又把胳膊和身躯捆绑固定在一起,绳子从她身前缠绕过,一股脖颈下,一股胸腹间,第三股在细腰上,最后绳子走到手腕上,打结。「舒服吗?」桑德轻拍着她的脸蛋问。「嗯,主人,小檬很舒服,感到很安全。」

  「你想躺在地板上吃鞭子,还是上床吃鞭子?」小檬听到这句话心不停地发抖,但是只能温柔顺从地说:「只要主人开心,小檬无论在地板还是床上,都愿意。」「那你觉得我喜欢你在哪儿?」小檬不说话,怕说错了就是一顿鞭打。可是,不说话就不挨了吗?「啪!」一声,桑德手中的皮鞭狠狠抽在她的躯干上,小檬钻心地疼,却没有喊叫出声。「快说,我喜欢你在床上还是地板上。」「地板上。」「啪!」又是一声,小檬的身子剧烈地颤抖着,桑德说:「我说过多少遍了!不准省略!」「是,主人,主人喜欢我……在地板上…」「你这个贱人!」桑德一边怒吼着,一边让鞭子像雨点一样落在小檬绑着黑绳的全裸玉体上,频率由慢到快,她再也忍不住,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和尖叫,但是却不敢求饶:「啊!~啊!~」「叫啊!大声叫!你这个贱货!」桑德一边骂着,一边狠命地抽着,近一年,他从没像今天这样狠虐她,「让你勾引老周那个淫棍!让人老婆吃醋!让你对着那么多老男人卖骚勾引人!我打死你这个贱货,你这个骚货!」桑德一边骂着,一边疯了一样没命地鞭笞小檬,皮鞭落在绳子覆盖不到的地方,留下一道道鲜红的血印子。「啊!!啊!!~」女人凄惨的叫声在这粉色的空间里显得格外恐怖,桑德似乎嫌卧室不够大,拽着她快要长及腰间的黑发拖到客厅里,扔到地板上,小檬躺在地板上,他的鞭子枪林弹雨一样落下,抽在她的身子上,也落在她早已支离破碎的心上:「贱货,我让你勾引男人!我让你发骚!你这条贱母狗!」小檬痛的忘了心痛,身体因为痛苦想蜷缩却因为身上紧绑的绳索难以蜷缩闪躲,伴随着血色伤痕越来越多,只能绷直着身子,不停发出令人惊悚的尖叫,而这种声音在桑德听来却无比性感,这是世上最美妙的天籁,只是听着这种痛苦的尖叫,就足以让他达到高潮……

  不知道一共抽了多少鞭子,直到桑德都抽累了,才停下来,他坐到沙发上恨恨地喘着气,看着躺在地上满身血痕轻声抽泣的女孩,好一会才说:「你当初是不是勾引人家了,才被人下药迷奸的?」小檬只流泪,不说话,桑德忽然又怒火中烧,起身拿起鞭子走到她跟前又一边抽一边问:「说!贱货!是不是给他暗示了你可以操!」啪,啪,一声接一声皮鞭与嫩肉摩擦撞击的声音。「啊…我……没有…」小檬一边哭一边回答。「我让你嘴硬!」桑德的鞭子开始落到小檬的脸上,小檬哭喊着说:「有…给过他暗示…」「说你贱不贱?!这条母狗!!」「呜……我是下贱的……母狗……」桑德狠狠地把鞭子砸到地上,然后穿上衣裤,摔门离去,就这么把小檬绑着扔在地上。

  桑德走后,小檬不停流泪,她被捆绑成了那样,起不了身,也根本不想翻身,酒后受虐,各种疲倦,没过多久,就这样面朝下侧躺在地板上睡着了。

  元旦假期之后回到大连,小檬找时间去那家澳资工业企业做了面试,自身条件可以,加上桑德朋友的关系,她被录用了,只跟总经理和徐峰道了别,小檬就离职了,第二天便进入新的公司任职,相关经验积累了几年,新的工作对她来说也算是轻车熟路了。

  前期工作并不是很忙,于是小檬又有了时间,没事做的时候她会个池彪聊天打发时间,只是依旧若即若离,对方却彻底沦陷。

  桑德从烟台回来了,那边生意稳定下来了。一个周末,他带小檬出去玩,忽然问她:「我给你买一部新车吧?」小檬心动着,声音神态却淡然:「我的车还好吧,挺新呢。」「换掉吧,我给你买一部更好的,四十万到六十万之间。」桑德开着车,右手摸上她的左腿。她想到了高昌,想到了她坐了很久的他的奥迪A6L,她想念他,特别是每当桑德虐待她的时候,她特别想念高昌给她的各种温柔关爱,时常忘记那最初最深的伤害,陷入沉思中的小檬眼神看着前方,有点迷茫。桑德看见了她出神的模样,见她不回答,直接说:「不打高尔夫了,去4S店。」

  接着掉头,奔宝信行。小檬心不在焉地跟着桑德,听着工作人员介绍着一款款的宝马车。「要不要试驾一下?」他问她。「不用了吧。」小檬有点难为情,倒不是因为别的,因为她心中已经有了自己的选择。「没关系小姐,您不买没关系的,试驾一下吧。」小檬笑着看了一眼西装男:「真的不用了。」然后去拽桑德的衣角,小声说:「我们走吧。」桑德不解,但还是听她的离开了。两人走出来,他问她:「怎么了?都不满意?」「我想买奥迪。」「好啊,那走吧。」「我不喜欢A4,我想开A6,可以吗?」小檬无限深情又渴求地望着桑德,希望他答应自己。「买那么大车干吗?男人开的商务车,你一个女孩子,不合适吧?」「没关系,我喜欢那款车,特别是黑色的,让我觉得特别沉静。」「好,依你。」他一把将她拥入怀里,吻她前额。她幸福地靠在他的前胸,享受温存的瞬间。
  裸车45万。一年不到,即使不算西安路那套方便,桑德给予小檬的,也已经多过高昌几年给她的。相比高昌,桑德更善良,只是变态,那些SM游戏中的伤害,如何累加都比不上她毕业前夕那个「醉酒」后的夜晚。

  晚上二人吃了浪漫的烛光晚餐,她开着新车,拉着副驾驶上的「主人」,来到他们位于西安路的「爱巢」。进门就是激烈的热吻,今夜没有性虐,只有缠绵……

  客厅的北边,小檬手臂压着餐桌,俯身下来,美腿分开,桑德从后边来,一下一下地进入,缓慢,感受她阴道里面美肉的湿滑温暖,那种温柔的包裹,滑腻的磨蹭,轻微的挤压,每次都让桑德美翻了天,他自然是搞过很多女人的,但是没一个像此刻身边这个让他如此迷恋,他越迷恋,就越温柔大方,也虐待更狠,只是今天没有虐,只有恋。

  他温柔地插入退出,她娇娇地喘息:「嗯…~呵……~嗯……」「宝贝,告诉我你很快乐。」「嗯……~主人……呵……~我……很快乐……嗯……」桑德定住了自己的腰,开始抓着小檬柔软纤细的腰往后拉,让她的翘臀后退,前移,用自己的手带动她「操」自己:「宝贝,今晚我不是你的主人,你想怎么叫我都可以,噢,真舒服,婉儿,你的小骚逼真舒服……噢……」「嗯……嗯……小檬…不敢……嗯……奴儿也好……舒服,主人好棒……把奴儿的小骚逼……塞的好满……哦……~~」「不要叫我主人,现在我是你最亲密的爱人!」桑德说着,又稳住她的腰臀,开始主动进攻,同时加快了速度,肉棒加速,小檬感受到的快感越来越频繁,呻吟声也更尖促起来:「啊~啊~告~好……好舒服……啊~~~」「叫我老公!」桑德一边猛插一边用右手拍打她的屁股。「嗯……啊~啊~~啊~~」
桑德见她只是快乐吟唱不肯喊自己老公,便停了下来,鸡巴顶在里面,两手在她腰臀上轻轻抚摸着,忽然又啪地拍了她的翘臀一下:「叫我老公,你不想做我老婆吗?」「嗯……不要停下来……小檬……当然想…可是……」「叫。」「老公……」「说,老公,我爱你。」桑德轻轻动起来。「呵……舒服……老…公…我……爱你……啊………啊~~」这是两人相好快一年他第一次要求她叫他老公,她也是第一次感受他的浓情蜜意,完全放松的身体在甜蜜的情谊里,很快就来了一次,但是桑德今晚却特别来劲,完全没有泄意。

  「早知道爱会这样伤人,情会这样难枕,当初何必太认真……」姜育恒的声音忽然从小檬的手机里传出来,「啊~啊~~」这边还在主人的肉棒蹂躏下娇喘连连,桑德一下拔了出来:「去接电话吧。」「嗯…不要,不接电话,我还要……」小檬保持着挨操的姿势,撅着屁股分着腿撒娇说。「宝贝儿乖,看看是谁的电话,可以一边接听一边给我操。」「嗯……不要……」小檬还伏在桌上,桑德已经把手机拿来按下接听,递到小檬耳边,她这才不情愿地接过去:「你好,哪位?」她尽力压抑自己兴奋的情绪,平静地说。「小婉,我是池彪啊,好久没给你打电话了,最近好吗?」「嗯,还好吧。」啪的一声,桑德拍在她屁股上:「谁呀?」小檬回头告诉他:「一个朋友。」「男的吧?」「嗯…」「明天有空吗?请你吃饭吧,我们好久没一起吃饭了。」呵呵,本来也就一年吃了一次而已。没等小檬回答,桑德在后面已经抬起她的左腿小檬惊讶地回头,只见桑德往前一步,靠过来,然后左手抬着她的玉腿,右手扶着鸡巴就塞进了她刚刚高潮过的肉肉穴里……「嗯……」小檬皓齿紧咬下唇,发出一声喘息。那边池彪听到这声长吟觉得很奇怪,就问她怎么了,这时桑德要求小檬把手机放到免提上,小檬乖乖照办,接着就是他后面一浪猛过一浪的冲击,带他温顺的奴儿进入又一波兴奋的浪潮中。「嗯……啊……啊……」「小婉!?你怎么啦?」池彪在电话那边关切地问。「啪」的一声,桑德狠狠地拍在小檬的屁股上,「啊!!……」小檬疼地叫起来,翘翘的有右臀上已经留下一个通红的五指山,桑德接着把她左腿放下,抓起两条胳膊从桌上拉起来,那边池彪一直在问小檬怎么了?在干什么?到底怎么了?小檬却爽的说不出话来,只是嗯啊地叫着,几秒钟后,连叫都叫不出来了,因为桑德用嘴巴堵住了她的嘴,两个人忘情激吻,舌头像鲶鱼穿梭在彼此口中,尽情痴缠……「唔……」电话那边只能听到她口齿不清的喘息呻吟,任凭他怎么问,这边就是没有回音。

  嘴巴被堵住无法清楚发音,只有唔唔呻吟声,还有就是舌头搅拌挤压口腔摩擦双唇发出的滋滋水声,那边的池彪一脸懵逼地焦急着,不停地喊小婉的名字,桑德感到无比兴奋,二人舌头尽情舔弄缠绕了好久,他才松开,咬着她的耳朵说:「躺下,仰面朝上,把手机放到嘴边,告诉他,你在干什么,听见没有!?」「嗯……是,主人……」「叫错了!」啪一声,小檬屁股上又挨了一巴掌,「呀~ 」小檬撒娇到,「是,老公。」声音很轻,那边没有听到。

  莫小婉按照桑德要求的,躺在桌上,美背紧贴桌面,屁股在桌子的边缘,双腿被主人大大分开,扛在两肩,小檬已经把手机放在脸旁,轻抬娥首,星眸含羞地望向桑德,那美丽的双眼满是平时难得一见的渴望,似乎已经在说:「老公,快来,我要。」桑德笑着顶了进来,这一顶直插深处,并且凝聚了全身力量,这一下操的小檬非常舒服,心像被电了一下一样:「啊!……」「爽吗?骚宝贝儿~ 」桑德轻声问她。二人不理会电话那边的彪子,一个奋力干,一个温柔迎接,配合的简直添衣服风。「告诉老公你的感觉,小骚逼。」桑德一边抽插一边要求她把感受说给电话那边的人听。「啊……好……羞……啊,老公……好……好棒呢……舒服,啊……啊……」

  池彪简直无法相信他的耳朵,他的女神莫小婉在干什么!?做这种事还接自己的电话?!简直无法相信啊!「小婉!你到底在干什么啊!」池彪的焦急中带有一丝愤怒。「宝贝告诉她,我们在干什么。」桑德淫笑着说:「告诉他。」「啊~~我……我在~做~爱~啊~~」「什么?!小婉,到底怎么回事啊!」桑德心里笑,这个傻逼,做爱就是做爱,还怎么回事?「换个说法再告诉他一次。」「嗯……舒服……啊~操…逼……老公……在操我的…小骚逼……啊……啊~~~」那边的人失神一样,双眼呆滞,再也说不出话,手机掉到了地上,不管她的女神和那个蹂躏她的恶魔在说什么,做什么。

  小檬的电话还在与池彪的通话状态中,这种极度羞耻的感觉深深刺激着她敏感的神经,尽管那边没了恼人的询问,但是她并不知道他已经听不见她与主人淫乱的声音,忽然阴道里面一股激流涌入,被内射了……桑德没有留恋,抽出鸡巴插入手指猛抠挖起来,拇指揉捏着阴蒂给予强烈刺激,只几下,小檬就尖叫着喷了起来,清澈的体液撒了桑德满胳膊……可惜,电话那边的池彪,没有把这次听觉盛宴享用到最后,也就错过了最精彩的地方。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